返回

腹黑狂妃太凶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32章 凤天国,危!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使臣倒是最先反应过来,本就被打趴在地上的身子顺势匍匐在地,重重磕头,“饶命,苏大师饶命!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是苏大师驾到,求苏大师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一群小人一般计较!”

    “你们不是要宣战吗,这还没开始怎么就跪地求饶了呢。”苏陌凉冷冷瞥了他一眼,平静的语气里仿佛裹着冰刺寒霜,刺得凤天国所有人都打了个寒战。

    “冤枉,冤枉啊,我们凤天国穷乡僻壤的,哪里敢跟富饶强盛的北安国宣战,定是苏大师听错了!”使臣睁眼说瞎话,说得跟真的似的。

    苏陌凉听了,冷笑一声,最后几个字倏然上扬,带着雷霆之势再度扑向了凤天国众人,“你们气晕我母亲,还剑指我哥哥,难道也是我看错了?”

    此话一出,凤天国再无人敢接话,都是战战兢兢,如鹌鹑一般将脑袋埋在地上。

    使臣到底是个有脑子的,关键时候立马把柳茵娜推出来顶包,“苏大师,我凤天国本无意冒犯您的亲人,是柳家小姐年纪轻不懂事儿,说了不好听的惹怒了慕夫人。我们这就惩治柳茵娜,替您和慕夫人出口恶气。”

    说着,使臣便是率先挥剑,利落的抹了柳茵娜的脖子。

    本就被苏陌凉吓傻的柳茵娜哪里料到这等突变,被这一剑斩得措手不及,目眦尽裂的盯着使臣,最终死不瞑目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她永远都想不到,此生竟会死在自己人手中,甚至都无需苏陌凉动手!

    何其可悲!

    然而这样的惩治,不痛不痒,实在入不了苏陌凉的眼,只见她面无表情道,“狗乱吠咬人,说明主人没有教得好,我这人一向是公平公正,一碗水端平。所以,凤天国,一个也跑不了!”

    说罢,苏陌凉轻轻挥袖,一道可怕的力量轰然而至,凤天国除上官墨峥以外的人竟是刹那间被轰得灰飞烟灭,消散于无形。

    若不是空气中还残留着些许余温,上官墨峥都要怀疑自己看错了。

    这一百来人不管是老一辈还是年轻一辈可都是站在凤天国实力巅峰的人物啊。

    苏陌凉说灭就灭,且一招就秒了,这样的实力差距,简直堪称惊悚!

    上官墨峥再强大的心脏,也被吓得血液凝固,浑身发麻,还是苏陌凉的声音将他从恍惚中拽了出来,“回去告诉你凤天国的皇帝,要再敢踏入北安国国土半步,就等着亡国灭种吧!”

    听她撂了话,上官墨峥一阵后怕,他知道自己能活着站在这里,全仰仗曾经替她疗过伤,有过几分交情,不然他跟在场凤天国的人一样,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当然,凭着苏陌凉如今的实力,灭了整个凤天国都不在话下,之所以没有赶尽杀绝,估计也是看在他的面子。

    想到这一点,上官墨峥心怀感激,立马抱拳,“多谢苏姑娘手下留情,我会亲自告诉君上,保证凤天国不再进犯,从此以北安国马首是瞻!”

    苏陌凉给了他这么大的面儿,他要是不领情就太蠢了!

    苏陌凉没有跟他废话,而是径直走向了蒋千兰。

    蒋千兰看到她早就激动得流泪满面,见她走来,赶紧从慕远航的怀里挣脱出来,颤抖着伸手握住了苏陌凉。

    苏陌凉感受到她手心冰凉,心里一抽,哽咽道,“母亲,我让您受苦了——”

    “胡说,要不是你,我早在十年前就死了,哪来现在这么养尊处优的生活。如今托你的福,我还都能出席国宴,这一切的尊荣都是你带给我的啊!”

    蒋千兰不赞同的直摇头,随后便是拉着她,关切的打量她的身子,“倒是你,这些年在外边东奔西跑吃了不少苦,我这个当母亲的帮不上忙,才愧疚得很啊。”

    “母亲说的哪里话,外边的事儿我自己就能解决,哪里需要您出面,你只管享清福便是了。”

    慕远航也是笑着附和道,“是呀,妹妹厉害着呢,在上位面也必定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你就别操心了。”

    苏陌凉闻言,望向慕远航,脸上溢出久违的笑意,“哥哥,这些年辛苦你了,又要照顾母亲,又要撑起慕家。”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谈不上什么辛苦。”慕远航之前还稍显阴郁的脸庞终于拨开云雾见天日,明朗起来。

    见到多年未见的妹妹,似乎以前的苦难在这一刻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师父,我才是等你等的最辛苦的那一个!你一走这么多年,音信全无,我们都要担心死了。”侯建辉见苏陌凉只顾着和蒋千兰慕远航说话,吃味的挤进来,瞬间转移了苏陌凉的注意力。

    这些年大家都说苏陌凉死在了上位面,他始终不相信,不停的告诉自己一切都是谣言,可内心又忍不住担心。

    如今看到苏陌凉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他那颗悬了多年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苏陌凉看他一把年纪,叫起师父来不但不害臊还一副引以为傲的样子,顿时忍俊不禁,“我看你富态横生,红光满面的,明明过得好得很嘛,哪有半点辛苦的样子。”

    “你别看我身体富态,但精神空虚啊,没有师父指点炼丹的日子,人生实在了无生趣,前路迷茫啊。”侯建辉急忙解释。

    苏陌凉被逗乐了,一旁的岳国安则是一脸嫌弃的皱起眉头,“我呸,天天山珍海味,逍遥自在,精神空虚个鬼。”

    “哎,你这个死老头,一天不拆我台就不舒服,我看你就是嫉妒我之前炼制出了比你更精纯的清灵丹!”

    “你搞错没有,我堂堂炼丹工会会长,正儿八经的炼丹师出身,会嫉妒你这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你要不是拜了个好师父,我都稀得理你!”岳国安无语的瞥了他一眼,一副完全不想跟他沾染上关系的样子。

    看他两争起来,苏陌凉忽然回想起侯建辉当年作为灵鹤学院的院长不务正业,不修灵力,偏偏喜好炼丹,为了跟岳国安比试炼丹,竟是不顾年龄,特地拜她为师的荒唐事儿。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专注炼丹,看来是发自内心的喜欢炼丹,并不是为了跟岳国安赌气。

    有个这样志同道合,一起进步的对手,真好!

    反倒是她,竟是连个斗嘴吵闹的对象都没了——

    这一刻,苏陌凉竟然生出几抹羡慕来。

    岳国安心细如发,察觉苏陌凉脸色不对,顿时停下斗嘴,望了眼苏陌凉的身后,问道,“苏丫头,萧凛尘和王锋蒋征他们呢,怎么没见他们回来?”

    萧凛尘当年是灵鹤学院天才榜上的人物,又是他非常看好的炼丹苗子,随苏陌凉离开这么多年,岳国安没见到人,便忍不住关心一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小说吧 书架管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