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腹黑狂妃太凶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29章 北凌熠去了哪儿?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但是,你呢,接下来要去哪里?以后还会回来吗?”南景焕只关心她的去向。

    他害怕这是他有生之年,见她的最后一面!

    “不知道,应该不会回来了吧——”苏陌凉望向远方,迷茫得找不着方向。

    或许,走完了大江南北,见过了曾经的亲朋好友,她最终还是会去恶海之狱寻找真相吧。

    毕竟君颢苍是在那里灰飞烟灭的,就算她到头来没能寻到他的转世,她也要替他报仇雪恨才行。

    可惜她现在实力不行,又不能静下心来修炼,所以短时间内没办法前往那大凶之地。

    更何况她还有很多事情和责任没有完成。

    想来只有将她所有牵挂的人和事儿安排妥当,打开心结,提升实力,完成曾经许下的承诺,担起她该担的责任。

    到那时,她再了无牵挂的去恶海之狱做个了断,这是她唯一能想到不辜负所有人的路!

    南景焕听她不再回来,心里一沉,空落落的。

    沉默了一瞬,他还是没能忍住,问出了口,“是他出事儿了?”

    从进来开始,他就看她孤零零的站在慧竹殿的门口望着匾额发呆,虽然她后来掩饰得很好,但他还是轻易的捕捉到了她眸底的哀伤。

    很明显是出了什么事儿,并且跟南清绝有关。

    能让她这般上心的,除了南清绝,他想不到别人了。

    苏陌凉收回目光,看向他,“他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我要去找他。”

    对上那双清冷却坚定的黑眸,南景焕瞬间明白了所有,心疼她的同时,也对南清绝羡慕到了极点。

    换做是他,能被她这样矢志不渝的爱着,就算是死也此生无憾了吧。

    南景焕舌尖泛起一阵苦涩,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腹中的千言万语最终化成了一句,“那祝你一路顺风,早日找到他!”

    不管你走往何方,都希望你找到自己的幸福——

    ***

    从南隋国启程后,苏陌凉踏上了去幻西大陆的路。

    一路上她走马观花,感受了这个位面的变化,不知不觉间终是抵达了让她难以忘怀的北安国。

    因为这里有一位让她刻骨铭心,无法释怀的故人。

    当年他为了她背叛国家,牺牲性命,盗取噬魂花,闹得风风雨雨,惨烈收场。

    虽说她最后用石婴让他起死回生,但他却失去了记忆,忘记了自己。

    她很关心,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所以,此行苏陌凉直接趁夜溜进了皇宫,想要远远看上北凌熠一眼。

    哪知她运气好,正好赶上北安国款待凤天国使臣的国宴。

    这夜,御花园里,皇家和文武百官携家眷正陪同凤天国的贵宾喝酒赏灯,交流两国文化。

    苏陌凉不敢惊扰他们,只停留在远远的宫殿屋顶上遥望。

    好在以她现在的境界,想要看清楚听清楚一群皇灵师,宗灵师还是十分容易的。

    所以她几乎一眼就认出了多年未见的几位故人。

    像是灵鹤学院的院长侯建辉,炼丹工会的会长岳国安,还有给过她母亲温暖的蒋千兰,明显比之前苍老了不少。

    就连向来温润如玉的哥哥慕远航也比以前要锋利阴沉了许多。

    然而,最让苏陌凉震惊的,还是坐在龙椅上,皇袍加身的男子,不是北凌熠,而是当年将她掳到北安国的战神王爷北晗昱!

    对于北晗昱,苏陌凉有很深的印象,她当初为了混入北安国,曾经在他府上当过一段时间的侍妾,后来被当时身为皇帝的北凌熠发现身份,带进了宫去,两人才断了关系。

    可是,让她想不到的是,几年过去,皇位竟然易主了?

    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北凌熠去了哪儿?是被篡位了?还是驾崩了?

    难道是因为她,遭到北安国各势力的清算和打压,逼不得已退位了?

    原本以为他忘记了自己,就能过上舒适安逸的帝王生活了,没想到,还是因为她——

    苏陌凉想到这些可能,就浑身发寒,自责和担忧如一座大山压下来,沉重得她揪紧了心脏。

    相比苏陌凉的痛心疾首,坐在花园里的北安国众人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凤天国此次来者不善,大有踢馆,耀武扬威的意思在里边。

    他们之所以这么大胆,还是跟当年北安国四位顶尖长老被苏陌凉击杀,六大家族一次性除名两家,北安国元气大伤,朝堂动荡,走向颓势有关。

    而凤天国刚好抓住了这个时间段,努力发展提升,这些年进步神速,已经追赶上了北安国。

    由于北安国失去了最顶层的老祖宗坐镇,家族势力又更替了不少,凤天国如今的局面到更胜一筹,加上凤天国与邻国云天国联盟,大有针对北安国的意味。

    所以,为避免被两边夹击的危险,北安国只有忍辱负重,尽量不挑起战火。

    但他们越是退让,凤天国就越是得寸进尺。

    酒过三巡后,便听凤天国的使臣主动发难道,“皇上,我凤天国此行除了与北安国交流文化和实力以外,还想结个秦晋之好,定百年良缘,巩固两国的关系,不知皇上意下如何啊?”

    众人一听这话,都是将目光望向了坐在使臣上方位置的蓁凤公主。

    这位蓁凤公主,虽说不是凤天国最出众的公主,但也算是比较说得上话,有些分量的人物。

    如今随行而来,使臣又提到了联姻,想必是想将公主嫁给皇帝。

    想到这一层,北晗昱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毕竟人家堂堂公主主动跑来联姻,要是被拒绝了,就显得他北安国太不近人情了,两国的关系也很可能直接降为冰点。

    因此,北晗昱几乎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联姻于国于民都是好事儿,朕自然同意。”

    自从苏陌凉离开后,他的心早就空了,反正也要充盈后宫,繁衍子嗣,完成任务,娶谁他都不在乎。

    听他爽快答应,使臣满意的笑起来,而后竟是望向了对面的慕远航,开出了一个让北安国极其难堪的条件,“既然皇上同意,那我就在这里提前祝蓁凤公主和慕将军百年好合,永结同心了。”

    “你说什么?慕将军?”北晗昱被他的话惊得瞪大虎目,质问出声。

    “是呀,皇上有所不知,蓁凤公主此行看上了英俊潇洒,骁勇善战的骠骑将军慕远航,想要聘他回凤天国当驸马!这样好的姻缘,我想皇上也会成全的吧?”使臣笑眯眯的解释道,但话里的内容却是惊得北安国众人黑了脸色。

    史上从来只有送公主来和亲的,凤天国居然送公主过来挑选驸马。

    挑选驸马也就算了,挑的还是北安国的朝廷重臣,这不是存心羞辱人,给北安国难堪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小说吧 书架管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