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贵妃每天都在努力失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29章 番外七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皇后……”

    “皇后之位,本宫从来都不稀罕。”靳歆昭站在尤崇恩的面前,眸中神色满是厌恶和冷血,她盯着尤崇恩缓缓道:“他们的命,就由皇上您的血来洗刷吧。”

    尤崇恩奋力用最后的力气踹倒了椅子,殿外近卫鱼贯而入。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脚步一顿。

    尤崇恩仿佛要嘶吼,让他们杀了靳歆昭,让他们护驾,却见靳歆昭上前一步伸手拔出了插在他心口的匕首,低头用袖口擦了擦匕首上的血痕。

    “宣旨,皇上突发急病,驾崩了。”

    “……”

    那些近卫看着上前一步的靳歆昭纷纷低头,仿佛对刚刚自己看到的事情视而不见,屈膝跪地恭敬拜下。

    尤崇恩在这一刻才恍然惊觉,他的亲卫近卫不知不觉间竟是早已经换了一批人,这么多年来他困于与其他兄弟的争斗,与藩王权臣的争斗,却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死在自己皇后的手上。

    他死死睁大眼眸,望着靳歆昭远去的背影,踏着众人跪拜臣服的背影,双目惊惧猩红,恍惚之间忆起了当初四弟尤夏对他说的话,他说荣安公主有谋略大识,叫他可别养虎为患。

    尤崇恩嗤之以鼻,一个女人?

    而今……

    他命丧她手,拱手让出皇权,死不瞑目。

    弑君杀夫登基称帝,用的是何等狠厉之手段,一纸手书叫狄荣春十万大军埋骨边境再无归期,临沂国政变之下的政策被完全碾碎重建。

    靳歆昭以女子之身,行暴君之策,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成就临沂国有史以来最受百姓尊崇的一位帝王。

    ……

    莲花池旁,靳歆昭着明黄龙袍,腰系玉佩靠坐亭边,皇冠叮当作响,手边一朵折下的莲花娇艳欲滴,那五爪金龙的纹样绣于衣袍之上,在这阳光下闪耀着炽热的光芒。

    “皇上,您瞧这莲花开的真好。”芙蓉捧着一株莲花在靳歆昭面前蹲跪下,扬唇笑道。

    靳歆昭侧颜看来,伸手抚着莲花轻勾唇角,那墨色的眼瞳中似看不出喜怒之色,漆黑幽深不可测。

    她伸手捏着莲花根茎未语,前头太监匆匆入内俯身拜道:“皇上,庄太傅在外求见,说是……给皇上送礼。”

    靳歆昭神色微变,扭身便道:“让他滚。”

    说罢站起身来便是要走,谁知才走两步路,就瞧见了那拎着锦盒快步朝着自己而来的男子,扬声唤道:“阿昭!”

    那语调仿佛故友,又似亲人,更有几分亲昵之态。

    “送的什么礼?”靳歆昭顿住脚步,捏着莲花站在庭前,莲花这般娇嫩与她似有几分不相配,那尊贵庄严之态叫人望而却步,可他却仿若未觉。

    “嫁娶送的什么礼,我送的便是什么。”

    “放肆!”

    靳歆昭面色微恼:“庄若瑾,你莫要以为朕不会杀你。”

    庄若瑾俯身:“臣心甘情愿。”

    靳歆昭看着庄若瑾这副模样气笑了,捏着莲花的手紧了紧,抬手将手中的莲花放入了庄若瑾的手中,再不发一言转身便是离去了,那明黄衣角闪过。

    庄若瑾捧着手中莲花茫然抬头:“这是何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小说吧 书架管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