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四十二章 照片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送走宾客们之后,姜师傅和甘师傅也拿着沈誉和孟桃送上的每人一网兜茶叶、特产,乐呵呵告辞回去了。

    孟哲翰看看手表,八点多,问沈誉和孟桃“我们也该走了吧?”

    沈厂长瞪他一眼“走去哪里?那边宿舍就一空房子,要什么没什么,现在这时候,商店、门市部早关门了,也没地儿买去。”

    又对孟桃说道“闺女,外头旅行回来可累了,今晚住家里吧,你好好休息,等爸明天抽空帮你们布置好宿舍,你们再住过去,好不好?”

    孟桃倒是不觉得怎么累,空间里也有床上用品,但想想大晚上的还要打扫房间擦抹家具,然后铺床什么的确实挺折腾,就点头回答

    “那就住家里,房间我很喜欢,谢谢您,辛苦了。”

    沈厂长很高兴“诶,跟爸说什么谢谢?只要你们回家来,爸怎么都乐意,不辛苦!”

    沈誉拍拍孟哲翰的肩膀“我们不走了,你自己回吧。”

    孟哲翰默然,妹妹在这里,他也不想走的,可他必须得回去,因为轮到他值周,夜间要下学员区巡视查岗的。

    抗住沈誉冷嗖嗖的眼刀,孟哲翰对孟桃说道“妹妹,你再看看,如果感觉住这儿不舒服,就跟哥哥回去。”

    孟桃笑着说“我觉得这儿挺好的,你回吧,慢点儿开车。”

    孟哲翰内心酸涩,也只能点头,不甘而无奈地上车走了。

    沈厂长松口气,总算是把儿子和儿媳妇留在家里了。

    虽然沈誉说过,桃花不会回归孟家,但人家终究是亲堂兄妹,如果桃花听孟哲翰的直接跟着走了,儿子肯定要跟着去,他还能不让走?

    忽想起来问道“你们带回来的土特产,怎么不记得给哲翰打包一份?”

    孟桃回答“给了,已经放他车上。”

    在Y省省城大肆采购土特产之余,孟桃就准备了很多份礼品,单独装好的,送亲戚朋友的,都存放在空间里,孟哲翰那份,一个大旅行袋,下飞机已经拿出来,给他放车上了。

    其它的,明天去邮局寄几份,回到兴阳县和村里也要送出几份,还有给京城的,沈誉会自己安排。

    沈厂长听说已经给孟哲翰东西,也就放心了,不然还得防着这小子又找借口跑回头,可不愿意儿子和儿媳妇老是受他干扰。

    沈厂长要去保卫科瞧瞧冼芳芳什么情况,看她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临走交待沈誉照顾桃花,又让他们往京城打个电话报平安,因为中午他准备去机场接人的时候,姥爷和姥姥曾来过电话问俩孩子到家了没。

    送沈厂长出了门,沈誉拉着孟桃“带你去看妈妈。”

    “去哪看?”孟桃问。

    “爸的卧室。”

    “随便进别人房间不好吧?”

    “没事,爸又不在家。这是爸妈唯一的一张合影照片,爸很珍惜,挂在他房间床头,不准搬动,我平时也只能看看。”

    “没有单人相片?”

    “没有,妈妈从小不爱照相,除了全家福,基本不照单人照,后来遇到爸爸,他们有过不少合影,也有单人照的,但都遗失了,只剩下这张,所以爸爸当宝贝藏着。

    他也会给你看的,但起码得等我们结婚以后,他肯定还会交待你看看就好啊,不要乱动!”

    孟桃捂嘴乐“好啊,那我们现在先偷偷地看!”

    “准备好了吗?丑媳妇要见婆婆了。”

    “我才不丑,你丑!”孟桃撒娇。

    沈誉笑着把媳妇儿头发揉乱,然后推门进去,孟桃瞧着好大一个卧室,落地窗那边还隔出个书房,沈誉拉她到大床边,看到墙上玻璃镜框里镶嵌的结婚合照,内心赞叹好一对风华绝代的璧人,男的英俊端方、器宇轩昂,女的娇艳美丽、温柔似水,难怪沈誉长得俊美迷人,原来是承接得沈厂长和徐女士容貌上的所有优点。

    和沈厂长站一块,人们会说沈誉长得真像他父亲,如果看到徐女士的照片,人们又会认为他其实很像母亲。

    孟桃还有个发现,英姿飒爽、高冷威严的徐大表姐也有几分像徐女士,这可能就是人们通常说的,侄女肖姑吧。

    两人看着照片,沈誉告诉孟桃一些母亲的性情和生前事迹,这是他从小听父亲和姥爷、姥姥念叨的,他和孟桃花一个样,出生就不见了母亲,并不知道什么。

    看完照片出来,二人坐到沙发上开始打电话,不止要给京城的姥爷、姥姥,H省刘家、徐家也得打一个。

    先拨通了京城的,是徐姥爷身边的苗伯接电话,沈誉心想苗伯是跟随徐姥爷的工作人员,现在都接近晚上九点了还在徐府,可能徐姥爷那边有事情忙着。

    果然,苗伯告诉沈誉“姥爷、姥姥正在待客,如果不是重要事情,明天上午再打过来吧。”

    沈誉“请苗伯转告姥爷、姥姥,我和桃桃到家了,向二老问好。”

    “好的。”

    苗伯放下电话,走到小客厅,有七八位老人围坐在一起喝茶漫谈,怀念旧日时光,徐姥爷、徐姥姥虽是主人,但坐在首位的,却是孟老。

    今晚的临时聚会,就是这位孟老发起的。

    前阵子孟老和徐老因在议案上各有见地,徐老脾气暴躁强势刚硬,孟老则是城府深沉能言善辩,谁也说服不了谁,见面客套,私下里却彼此互不搭理冷战了好长时间。

    今日不知吹的什么风,孟老和徐老一同从国议院出来,两部黑色轿车前后停靠在大理石阶下等着,徐老先上车,孟老忽然拄着拐柱赶上来,对徐老说

    “今天是我的生日,自从蕙没了,我就没过过生日,但有几次,是你们陪着我,今天,我想老友们了,也没几个老友了,今天聚聚吧?哪怕一起喝杯茶、说几句话也好啊。”

    徐老默然片刻,点头答应了。

    要求过生日的是孟老,结果却不是去孟府,而非要来徐府聚会,这是明摆着赖上徐老了,徐老无语,又没有办法,都答应了,还能推托不管?他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只好带着这奇葩回家,让徐姥姥张罗着吧。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小说吧 书架管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