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摄政王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2章 弑父杀亲弑?何必!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庄随远和苏彤互相对望一样,快步走了进去。

    彼时那后院之中已经乱成一团,赵妈妈招呼了几个婆子帮忙把戚夫人放下来,也是乱了方寸,不知道该是如何处理。

    院子里外的奴才们则是炸成一锅粥,主心骨没了,有人哀嚎有人乱窜,端的是半分规矩也没有。

    庄随远的面色阴沉,一路走过去。

    这府上的下人对他都惧怕的紧,连忙敛了声音,往旁边退开让路:“庄先生,苏姑姑!”

    两人都是沉着脸没吭声。

    赵妈妈正在六神无主的时候,看到苏彤去而复返代为意外,再见到冷面神一样的庄随远,就顿时连哭也不敢,跪着往旁边挪开。

    横竖人也死了,庄随远也没忌讳这里是戚夫人的卧房,当即就跨进门去,

    苏彤也跟过去,借着灯光,目光敏锐的将戚夫人全身上下扫视了一遍。

    说戚夫人是自戕而亡,庄随远和苏彤想都没有想过,且不说这个女人有没有这份胆气,只就一个一辈子谋算着荣华富贵的女人,如今哪怕是不想活安了也该是把自己修饰妥当了再上路。

    可是此刻的戚夫人,头发蓬乱衣衫不整,脸上妆容都花成一片。

    哪个女人会这么惨兮兮的去悬梁?

    不过这话庄随远和苏彤却是没提,苏彤的目光敏锐,最后落在戚夫人的颈边一顿就抬手把她的脑袋往旁边拨了一下,碎发拂去,赫然发现她下颚处贴近耳根出一道指甲划出来的血痕,还有一个女人手指掐出来的拇指印。

    庄随远见了,脸色一下子就沉到了海底一般。

    苏彤却是倒抽一口凉气,快步进了里间,快速将这屋子搜了一遍。

    诚然,是全无所获。

    苏彤冲着庄随远隐晦的摇了摇头,两人就又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开。

    赵妈妈见状却是急了,也顾不上害怕,连忙追出去,拦着道:“庄先生,娘娘想不开,已经去了,您看这——”

    庄随远的目光冰冷,横过去一眼,讽刺道:“那又如何?难不成你还想让王爷出面替她操办后事不成?”

    别说现在戚夫人和纪千赫是这种关系,哪怕就是之前,赵妈妈也不敢打纪千赫的主意。

    “不不不,奴婢不敢。”赵妈妈连连摆手,一脸的为难道,“可是眼下这府里也没个人主事——”

    纪千赫虽然是弃了戚夫人,可没有正式休弃,这戚夫人就还算是荣王府的人。

    横竖都已经是这么多年了,庄随远也不想在这时候再把事情抖开了,让人作为谈资。

    可戚夫人的事他却是怎么都不会管的,只就冷冷道:“该怎么办你照规矩做就是了。”

    言罢就一刻也不多留,和苏彤两个相继离开。

    出了门,苏彤就神色凝重的看向庄随远道,“是她来过?”

    “八成是了!”庄随远道,隐晦的吐出一口气,“这个女人怎么就这样的阴魂不散?这样四处生事也不是办法,偏生的王爷就是不上心。王爷不下命令,我也不好私自行事,可真要这样下去,指不定后头还要出什么事呢。”

    “她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苏彤的眉头皱的死紧,对于纪千赫的事,她知道是不如庄随远详细,也不敢胡乱打听。

    “不知道。”庄随远也是一筹莫展,“表面上看她像是因为嫉恨而杀了戚夫人和她生的那个野种,可是如果就只为着这个,她也没必要等到这么多年以后再动手了。但是十有**,大邺的摄政王夫妇是会在她的黑名单上头的。至于其他的——”

    庄随远说着就是兀自摇头,“我还得要再查查。”

    这一次纪浩腾的事他总觉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简单,总觉得背后当是还有一条更加隐秘的线牵引着,可若是真要说起来,又完全无迹可寻。

    不过戚夫人的事两人却是没给太多关注,只就就眼不见为净,回了别院。

    事情庄随远还是对纪千赫提了一句,却也是如他事先预料到的一样,纪千赫只是听听就算了。

    庄随远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忍不住试着开口道,“王爷,那苏氏——您是真的不打算过问了吗?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暗中下黑手,属下总觉得她的目的并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简单,别是还在谋划着什么更加可怕的事情吧?”

    纪千赫摩挲着手里棋子,半晌无语。

    若在往常,庄随远既然看到了他的态度就会知难而退,可是这一次的事情却是太过特殊,犹豫了一下,庄随远还是再度开口,“王爷,您真就准备这样放任她吗?”

    “你说——”纪千赫思忖着终是缓慢的开口,他的目光沉的很深,叫人完全看不透情绪,“她的下一个目标会是什么?”

    之前挑拨的王爷和荆王互相残杀,这会儿又除了纪浩腾和戚夫人,那么接下来——

    庄随远苦笑:“如果不是直接冲着王爷来,那么就当是冲着大邺的摄政王夫妇去的。”

    那苏溪既然连戚夫人母子都不能容,更何况是那个女人的儿子。

    “那我们还急什么?”纪千赫莞尔,将手中摩挲了良久的棋子落下。

    庄随远得了答复,却还是没动。

    若说是以往他还有些拿不准纪千赫对宋灏二人的心思,可是经过这几次三番的事情下来,他心里已经有了定论。

    纪千赫漫不经心的又落了几次子,果不其然后头就再次开口道,“叫人盯着那边,那个小子不会坐以待毙,如果不出本王所料的话,现在无论是他还是荆王府方面,那两个孩子想要迫她现身的念头都比本王来的强烈。既然他们有心,就叫他们去做好了,本王何必插手去讨这个没趣。”

    纪浩禹对那女人有心结,宋灏则是死敌。虽然两个人都能沉得住气,但是无可否认,他们想要逼迫苏溪现身的意愿必当十分之强烈。

    “是,属下会安排下去。”庄随远道,心里权衡再三还是深吸了一口气道,“王爷,荆王荣登大宝已经是大势所趋,这段时间他按兵不动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那个小子也是精明着呢,说是在等那女人给他一个交代再行动,只是他用以迷惑本王的幌子。他和之前的太子还有肃王都不同,他要得天下,就要尽数都在掌握。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只要是有本王在的一日,他就不会安心。”

    纪浩禹学的是帝王心术,而且这一路走来多少艰辛不易,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他是万也不会再为任何人任何事而有半分的迟疑和退让了。

    纪千赫掌权,于他而言,就是一块当之无愧的绊脚石。

    庄随远的心中一冷,也终究不过无奈的一声叹息,不过他在面上却没有叫自己的情绪外露,只对纪千赫道,“那王爷准备怎么应对?”

    “不必管他,等着看他的动作就好,如果他真能有那么大的胃口吞下本王掌握在手的这块肥肉,那也是他的本事,算起来倒是大兴皇室的福气。”纪千赫淡淡说道。

    对于纪浩禹是否与他成敌的事情他似乎也看的很淡,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心和算计而有半分的心痛或者沮丧。

    但是无可否认,这些年间他对纪浩禹也算了大的心血栽培了。

    看着他这般无所谓的模样,庄随远却是心中酸涩,突然就觉得眼眶发热。

    何苦非要走到这一步?最近这段时间他才似乎开始有些明白了纪千赫的想——

    既然不能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活,又迟早都要埋入黄土的话,又何妨给自己的儿子做一次垫脚石?

    这些年他与纪浩禹的关系只维持在表面,实则并不亲厚也没有亲情可言,世人都是觉得他冷酷无情,哪怕之前庄随远也都这样以为,也是最近才慢慢看的通透——

    当初他的阴沟翻船被苏溪算计到了,纪浩禹的存在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可是中间隔着这个女人,再想要他放下身段去对纪浩禹殷勤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那女人也是算计的到位,竟然不惜用了假死的一招让纪浩禹和他势不两立。既然已经注定了这样敌对的立场,他对纪浩禹的无情与纪浩禹而言反而是件好事,最起码真要走到最后的一步短兵相接——

    因为没有所谓的亲情而言,就算纪浩禹真的对他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也不必因此而挣扎内疚。

    所以真要说起来——

    纪千赫对纪浩禹,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这个男人冷硬强势惯了,不屑于也不愿意去表达,而就是甘愿选择了这样一条孤家寡人的路,一个人,以一种普天之下唯我独尊的姿态,一直一直的走下去。

    他这一路走来的荣光世人共见,他身上彪炳一世的赫赫战功也将永留史册成为不朽的传奇,可就是这一条看似光辉璀璨花团锦簇的人生大道,又有谁能看到他背影之处留下的凄凉。

    这个男人,骄傲一生,哪怕只是人前显赫,他也不会叫任何人看到他身后的荒凉和无奈。

    哪怕是庄随远觉得惋惜,可是他的决定从来就无人能够左右,也只能看着罢了。

    叹一口,庄随远终是无话可说的走了出去。

    当天戚夫人染病暴毙的消息就传了出来,同时夹带着的还有荣王世子的死讯,具体原因赵妈妈是不敢往外宣扬的,只说是世子意外坠马亡故,戚夫人悲痛欲绝也染病跟着去了。

    因为事出突然,得了这个消息许多人都觉得不可置信。

    不是说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吗?这两母子竟然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去了?可是在打听过后确定消息属实,荣王府正在紧罗密布的筹备葬礼的时候,显贵人家不提,只就城中大半数的百姓都是背地里欢天喜地——

    荣王世子,总算是恶有恶报了。

    而这一次荣王府的丧事也着实受了不小的周折,几次几乎办不下去。

    以前所有人惧怕戚夫人,那也是看着纪千赫的面子,如今戚夫人大丧纪千赫连问一句都没有,那些奴才们见风使舵,哪里是赵妈妈能弹压的住的。

    戚夫人的这一场后事办的十分不顺心,最后只是照着章程草草了事。

    本来城中勋贵之家还都在观望,因为戚夫人跋扈,在贵妇人们中间的人缘本就不好,现在纪千赫不肯过问她的事,最后上门吊唁的都没几个人,算下来也是凄凉寒碜的很。

    而在戚夫人的整个葬礼期间,荆王府和驿馆方面却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的动作,并且双方之间自从长安出事当日的会面之后,这段时间也再无往来。

    “这场雨已经断断续续下了十多天了,到底什么时候能停?”雪雁撑着伞从外面快步走进来,把怀里揣着的纸包打开,将糕点摆在碟子里给明乐送过去,“小厨房刚做的栗子糕,奴婢尝着味道不错,就给王妃带了几块过来。”

    明乐笑了笑,拈起一块咬了一小口,然后便抬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道,“阿灏呢?一直都在书房吗?怎么一上午也没见到人。”

    “嗯,王爷一直在书房呢。”雪雁点头,主仆两人正说着话呢,抬头却见柳扬背着药箱快步从外面进来。

    这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梁旭都一直是昏迷不醒。

    明乐的心神一敛,连忙站起来,拧眉道,“怎么了?可是梁旭的状况不好?”

    “不是,梁旭还是老样子在恢复。”柳扬道,神色之间却是一派凝重之色道,“王妃,方才属下去给梁旭换药出来的时候,长平去找我,要跟我拿一些药。”

    “什么?”最近这段时间,听到长平的名字明乐也是异常紧张,“她找你拿什么药?”

    “蒙汗药,说是最好给她一些强力的迷药。”柳扬道,“属下推脱说是没带在身上,晚些时候拿给她,不过看着她的面色不善,怕是——”

    这些天长平一直按兵不动,这会儿怕是终于失去耐性了。

    “这事儿我知道了,你先去吧。”明乐心中略一思忖,就提了裙子往外走,“我过去看看她。”

    “外面还下着雨,王妃当心!”雪雁连忙撑了伞跟上。

    两个人行色匆匆去到长平住的院子的时候,果然就见长平正在整理包裹。

    雪雁见状,立刻就慌乱了起来,一个箭步抢上前去,夺了她手里的东西道,“长平你这是要做什么?”

    长平一愣,回头见到明乐从外面走出来,便是凄涩一笑,垂了眼睛没吭声。

    雪雁心急如焚的看着她,长平的性子她很清楚,她越是不说话就越是说明她心里有事,而且还是不可能轻易化解的那一种。

    “雪雁你先出去,我和长平单独说两句话。”明乐冷静说道,对雪雁使了个眼色。

    雪雁还想再说什么,可是见长平这般模样终究也是无奈,只能一跺脚先行出门在外面的回廊上等着。

    屋子里只就剩下主仆两个,明乐走过去,也不再避讳,只就握了长平的手直言不讳道,“你要去找他?”

    长平紧抿着唇角没有马上抬头,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笑了笑道,“王妃是要劝我吗?”

    “既然是你决定了要做的事,我当然知道,我要劝是无论如何也劝不住的。”明乐道,微微叹了口气。

    长平听她这样一副似是妥协了的语气不禁讶然,猛地抬头朝她看去,却是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是如何开口。

    犹豫再三才声音涩涩的开口道,“王妃我——”

    “我就知道这件事你是不可能放下的,可是前几天你也一直都还稳得住的。而且你也明知道,王爷和他之间迟早会有一场殊死较量,这个时候,你又何必急着去做一件力所不及的事情?”明乐道,目光恳切的看着她,“长平,我不是觉得你要替长安手刃仇人的做法有错,可是那个人——”

    明乐的话到一半却是欲言又止。

    早在很久以前长平就没有存过认父的心思,更何况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只怕如今“父亲”二字才是真的已经被从她的意识里全然抹去了。

    深吸一口气,明乐才又重新整肃了精神道,“即使你不承认,但终究你们之间也还是有着那样一重血脉的牵连在那里,来日他与王爷之间的交锋你不插手也就是了,真要你自己动手?就算你不在乎,也该想想长安,他这一生执着都在寻找守护的东西,他当是万也不想看到你去走这样的一条路的。”

    弑父的罪名天理不容,不管是不是事出有因,都会被侍卫十恶不赦。

    不是明乐有多仁慈,她只是不想让长平一个弱女子去背负这些。

    长平听了长安的名字,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滚了出来。

    她扬起脸,素来温和淡然的女子眼底竟然也有熊熊燃烧的怒火迸射而出。

    “王妃,我不瞒你说,这样的话这些天里我也已经劝了我自己说了数次了,我告诉自己,哪怕我不在乎,也要为着大哥去隐忍一些,可是如今,我真的等不下去了,我是真的觉得我大哥的这一生太不值得。”长平道,泪眼婆娑用力握着明乐手,似乎是想要通过这一个动作把她自己心里所有的无助不安和愤怒统统传递给明乐知道,“我一直告诉自己,我大哥的死只是个意外,那是因为他并不知道我们兄妹的存在,所有才会无意识的纵容了这些。可是现在我才觉得他不是的,他本身就是个冷血无情的人,我和我大哥我姑且还能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是他不知情,可是他对纪浩腾居然也是那般,死了都不闻不问。王妃,这样的一个人,我真的是为我大哥觉得不值,他为了这样一个人牵肠挂肚十几年,跋山涉水的找寻,结果呢?说是一路过来找死的也不为过。大哥他若是因为别的事情殒命,我也还都更容易接受一些,可是现在——每每想到大哥死去时候的凄凉和挣扎,我就好难受。王妃,曾经一度你也曾看着自己的至亲死在面前,那种感觉你懂的,我不能原谅他,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他的。虽然我相信等到时机成熟,您和王爷也一样能替我大哥报仇,可是我觉得这还不够,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亲自动手杀了他,只有这样才能替我大哥讨回公道。”

    纪浩腾的身世,庄随远不会散出来,所以哪怕是明乐和宋灏也都没能得到这一重的信息。

    此时明乐的心里也是五味陈杂,她也是不知道该是如今去平静纪千赫这个人。

    眼见着自己的儿子一个一个在面前死去,他真的就可以那样的无动于衷吗?

    长平伏在明乐的肩头,哭的几乎虚软。

    明乐只能轻轻的拍着她的脊背安抚,但是话到嘴边,又着实觉得不知道该以怎样的立场去安慰,因为说到底,那也算是长平的家务事,真要计较起来,她是没有资格去劝阻长平的任何的一个决定的。

    “长平!”斟酌半天,明乐才扳过长平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这件事,其实是苏皇后在背后算计做了手脚,荣王的处理方式虽是叫人心寒,可是真正将长安闭上绝路的人毕竟不是他。你冷静下来再忍一忍不好么?纪浩禹那里朝廷方便逼迫的紧,他很快就要按耐不住了,到时候就是绝佳的机会。”

    在大兴这里,纪千赫又是那样的身份,她和宋灏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对付他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蓄势而发,等一个契机。

    而纪浩禹,就是关键。

    “我知道着整个事件都是被人暗中操控,可说到底还是和那人之间脱不开关系不是吗?”长平怒道,现在却是半分的劝诫也听不见去的。

    哪怕背后作祟的人是苏溪,如果不是纪千赫这根导火索,那女人又怎么会顶上长安?

    “长平!”明乐加重了语气又再唤了一遍她的名字,可长平却是不肯再多言,只就挡开她的手,抹了把眼泪道,“王妃你不用劝我了,我心意已决,今天的这一步我一定要走。我的心性你是知道的,就算你今天能拦得住我,来日方长我也一定会做。”

    “我也知道多说无益。”明乐神色复杂的看着她。

    长平牵动嘴角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便要跪地请辞,“王妃——”

    明乐却是没让,直接抬手将她拦了下来。

    她看着长平的眼睛,默默的注视良久,那目光似乎是掺杂了千般情绪在里头,竟是看的长平一时茫然恍惚,完全摸不透她的心思。

    “长平,我知道你的打算,的确,以你这副容貌,想要进纪千赫的别院甚至于要接近他都不是难事,可是——”明乐慢慢说道,说着就是神色凝重的默然摇头,“这是一条死路,我不会看着你一头栽进去的。”

    长平皱眉,想要说什么,却是不等她开口,下一刻明乐的神色已经一凛,正色道,“就算你日后会怪我也好,既然劝不住你,你也就别怪我对你用强了。”

    长平的心跳一滞,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

    然后便听得明乐冷声一喝道,“影二!”

    话音未落,窗外一道迅捷的身影已经破窗而出,长平甚至还全都来不及反应就已经是眼前一晕落在了影二怀里。

    回廊上焦急等待的雪雁听了动静忙是冲了进来,见到这样一副场景不免大惊失色,痴痴道:“王——王妃——”

    明乐将她手里一直抓着的包袱拿过来,面无表情的放到长平怀疑,一边冷静的吩咐道:“雪雁你马上去准备行装,半个时辰只过来之后接长平。然后叫柳扬加派人手,回头让影二亲自护送长平回大邺。”

    “这么急?现在还下着雨呢。”雪雁张了张嘴,再看一眼不省人事的长平,对于明乐此时雷厉风行的手段有些难以接受。

    “叫你去你就去,哪来的那个多废话。”明乐冷声道,语气不容拒绝。

    “是!”雪雁见她动了真格的,就再不敢多言,赶紧领命去了。

    目送了雪雁离开,明乐就重新收回视线瞧了长平一眼,道:“路上好好照顾她!”

    “是!”影二应了,便将长平打横抱起用防雨的披风裹了抱着来开。

    明乐站在大门口,看着雨幕之中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良久才是苦涩的缓缓吐出一声叹息:“弑父杀亲?何必!”

    言罢也不再迟疑,撑了伞快步离开。

    明乐是唯恐长平醒来再生事端,当真是片刻也不担负,叫人准备了车马,然后吩咐柳扬调派了一队二十人身手绝佳的暗卫一路护送,由影二亲自带队护送长平离开。

    明乐亲自到大门口相送,彼时长平还是昏迷不醒,被影二用披风裹的严严实实防止打到雨水送到了马车里。

    目送了一队人马离开,明乐却是伫立在门廊之下久久未动。

    宋灏从后面走上来,轻轻揽了她的肩头,道:“别担心,我都做了妥善安排,不会有事的。”

    明乐抬头看向他,摇了摇头道,“我不是担心会出事,只是——你真的确定用了长平左诱饵,那女人就一定会现身吗?”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纪浩腾和长安的死只是她计划里的第一步,否则的话以她的作为,她不可能单单只是动了长安而放过长平,所以长平在她的计划里应该还有着另外的作用。长安一死,长平心里的仇恨和愤怒就会被全数激发出来,这样一来今天的这个局面就在所难免。”宋灏看着外面纷纷而落的雨幕,语气平稳而缓慢的说道,“纪浩禹那里知道了真相,大概她是觉得不太好拿捏了,所以便把主意打到了长平这里。先是叫他目睹了儿子们自相残杀,然后再引诱他的子女将他手刃,那个女人的心机当真是有够阴狠的。既然她打了这样的主意,知道我们要送长平离开又如何会眼睁睁的看着?她是一定会出手阻拦的,我们等着就是。”

    骨肉相残的痛处他曾切身领受,说实在的——

    的确是熬过这天底下最严酷的刑罚。

    现在纪千赫是还没有意识到长平和长安的身世,来日一旦确认,就算不疯癫也要抓狂。

    “但愿这一次能顺利将她揪出来吧。”明乐道,倒不是不客观,只是这样的心思算计之下,她是无论如何也提不起精神的。

    宋灏看见她的神色倦怠,就又将她往怀里拢了拢,道:“这里湿气重,我们进去等消息。”

    “嗯!”明乐点头。

    柳扬递了伞过来,两人先行回了院子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就为着阻碍长平回程的路,这一天的雨势滂沱,一直铺天盖地,将天地间连成一片,刚刚过午的天气就已经暗沉如同黄昏一般。

    明乐和宋灏打发了下人,两人坐在榻上对弈。

    明乐的精神不佳,甚至有点心不在焉,屡屡落子出错,三局下来,回回都被宋灏杀的片甲不留,最后她便是恼了,直接学了左司老头儿的样子往棋盘上一扑,棋子扫的到处都是,“不下了,不下了,总是输,你也不知道让着我点。”

    宋灏是头次见她这般无赖样,一时有些反应不及,竟是愣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才忍不住失声笑了出来,“一局棋罢了,你这都跟谁学的,要赢直接与我说了就是,闹腾什么。”

    明乐就势绕过桌子爬到他怀来窝着,仰着头去看他的脸,神色之间还是有些闷闷的道,“阿灏,左司老头儿曾经与我说过,当年的苏皇后真的是个十分纯真美好的女子,不过一场错爱罢了,怎么会让一个人蜕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冷血无情不择手段也还罢了,就算她要报复纪千赫的不爱也无可厚非,可是她怎么能下的去那样的狠手,连自己的儿子都一并谋算在内?如果人心真的可以抹黑到这种程度,这——是不是太可怕了?”

    和纪千赫甚至于苏溪交手对决她都不怕,只是想着那个女人这般阴暗的心思,却总觉得刺骨冰凉。

    这样想着,就不觉会想到纪浩禹。

    她都犹且会如此觉得,只怕如今最难受的还当是属于纪浩禹了,被自己的亲生母亲那般的算计利用,哪怕到了如今这般地步,还都连一句解释也得不到。

    那个总是笑容妖孽将一切都掩藏在这张面具背后的男子,是否也能练就他母亲那般冷硬的心肠来挨过这一场劫难?

    外面雨声渐大,明乐便闭眼使劲缩在宋灏的怀里,闭上眼,却因为揣着心事无法安然睡去。

    宋灏帮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任由她靠着,揽着她轻轻的说话。

    时间就这样也过的飞快,两个时辰过后,天色已经开始擦黑。

    “时候不早了,先起身用了饭,睡会儿吧。”宋灏将明乐拉起来,皱眉看了眼外面滂沱而下的雨幕,道,“她要动手,应该也会等到晚上吧!”

    然则话音未落,院外就是一道披着蓑衣的身影快步奔了进来。

    “见过王爷,王妃!”赫然,却是影二回来了。

    明乐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看着他未及包扎的手臂上和着雨水滚落下来的血水一时有些心惊。

    宋灏已经整了袍子起身道,“如何?她现身了?”

    “是!”影二道,抬头看了两人一眼,却是面有愧色。

    一瞧他这个模样,两人心里就是咯噔一下,知道事情铁定是出了岔子。

    “失手了?”宋灏道,语气虽冷,却没有多少责难的意思在里头。

    “属下失职。”影二道,把头吹得很低,“不出王爷所料,我们才过了城外十里坡的小树林,对面就被一队进城送货的客商队伍给阻了,动起手来,我们的准备充足,本来也可以确保万无一失,可是对方的迷药也确实厉害,我们——”

    影二说着,就面有苦涩的摇头,“也好在是王妃布置周到,让雪雁扮成长平伺机而动,雪雁的暗器伤了那个闯入马车的人,不过也着了道儿。”

    “本王还是嘀咕了她了。”宋灏的面色沉郁,微不可察的一声叹息。

    “左司老头儿说过,雨天的话那些药蛊的效力会大打折扣,没想到还是没能奈何的了她。”明乐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走过去亲手搀扶了影二起身,“你的伤没妨碍吧?其他人呢?可有损伤?”

    “有几个挂了彩的,我们人多势众倒是没吃大亏,再者对望的原意就是掳人,后来不成事也就急着撤了。”影二道。

    宋灏的目光落在门外,静默的思忖了好一会儿才重又收回视线落在影二脸上道,“能够确定出手的就是她本人吗?”

    “不知道。”影二摇头,“那人掩了面纱,没能看清样貌,属下唯一能够确认的就是那一定是个女人无疑。”

    苏皇后是一个隐在幕后的“死人”,为了掩藏行踪,依照着她那般阴暗的性子,应该是不可能有大批的手下心腹供她驱策的,而这一次她要算计长平的事也不算小,估计八成是要亲自出手的。

    “她伤的重吗?”宋灏问道。

    “雪雁的暗器一共发了四拨,打中她的应该不过两枚,虽然暗器上啐了毒,但既然她是行家的话,也未必就能奈何的了她。”影二道。

    “吩咐下去,马上安排人手在各家大的药方附近设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要解毒或许得需要就近寻药。如果我们的人手不够,就去找纪浩禹借。”心里略一权衡,宋灏马上吩咐。

    “是,属下这就安排下去。”影二应道,转身再度消失在雨幕里。

    “居然这都奈何不了她?”明乐侧目看了宋灏一眼,只能苦笑出声。

    “蛊毒这东西我们奈何不得是料想当中的事,那左司老头儿不也是提前告诫过你,不要抱着太大的指望吗?”宋灏道,相较于明乐的失落情绪,他倒是要泰然很多。

    苏皇后是个用蛊高手,用左司老头儿的话来说,要制住她,哪怕是千军万马都未必管用,最得力莫过于是找一个比她更精此道的人。

    左司老头儿自己是当仁不让的人选,可惜么——

    不知是明乐和宋灏没这么大的面子,主要是依着他和苏皇后旧时的交情他也不会这么做。

    “算了,这也是在意料之中,但是既然能伤了她了,也是件好事,如果能借此逼的她恼羞成怒再现身也是件好事。”甩甩头把那些不该有的情绪抛开,明乐这话与其说是安慰宋灏倒不如说是安慰她自己。

    宋灏莞尔,抬手摸了摸她脑后发丝,刚要牵了她的手回房,外面却见一个女暗卫急匆匆的快走进来,沉着脸道,“王爷王妃,长平不见了!”

    明乐一惊,脚下就是一个踉跄,好在是宋灏在身边赶紧扶了她一把。

    “怎么回事?”宋灏冷着脸道。

    “奴婢也不知道,本来她人是在屋子里睡着的,奴婢只是去了一趟厨房,回去的时候她就不见了踪影。”那女暗卫道。

    宋灏皱眉,立刻吩咐道,“马上叫人去荣王的别院门口拦截,见到她务必将她带回来。”

    “不用,还是我亲自去吧,你们叫不回她的。”明乐想了一下,就举步往外走。

    彼时外面的雨势又有加大的趋势,天地连成一片,三步之内都看不到一个人影。

    红玉撑着伞和纪浩禹从荆王府里出来。

    纪浩禹看着外面雨幕当中脊背笔直跪着的单薄女子,眼底闪过一抹莫名的神色,然后举步走了过去。

    那女子一身湿透,头发粘在脸上无限狼狈,突然看到飘飞入视线的一角红艳的衣袍,她仰头看了一眼,然后便是一声不吭重重的一个响头磕在门前滚滚而过的雨水里。

    纪浩禹一声叹息,却是什么也没说,就又径自转身进了门。

    ------题外话------

    《锦绣凰途之一品郡主》首页强推,某岚新文首推中求给力,还有没有漏网之鱼速度围观,早点把我家芯宝领回家哇!

    然后好友的文也首推了,右侧编推《妃常霸道之风华世子妃》by爱吃肉的森森,最近的作者首推都不容易,妹子们都去支持一个,爱你们~

    再推一个好友写的很棒的宅斗文《名门之一品贵女》by西迟湄

    然后ps:鞠躬感谢昨天半夜去看森森文的宝贝们,然后森森涨收藏的时候我被严厉的教训了,森森说她发现跟着我的你们好可怜,要等更新到这么晚,于是拖延症的某人纠结着不知道敢不敢夸口新文以后白天更,鉴于说大话可耻,我就不保证了,只说是反正到时候我尽量吧╭(╯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越小说吧 书架管理 返回首页